“你們有老年卡吧?那坐出租就不要錢”
  昨日,北碚縉水樓臺小區,79歲的戴竹修緊緊握住的哥明瑞偉的手連聲道謝。重慶晨報記者 李斌 攝
  “你們有老年卡,不收錢。”當車子到達目的地,出租車司機執意不收車費。家住北碚的戴竹修老人與老伴一周前打了輛出租車回家,車費不貴,就是個起步價。但是下車前,的哥問他倆有沒有老年卡,說新規定:“有老年卡不收費。”
  老兩口半信半疑回了家,告訴兒女之後才發現,這是的哥善意的謊言。之後的這一周,他們倆一直想要找到這位“撒謊”的司機。
  下了出租車司機不收錢
  79歲的戴竹修與老伴住在北碚縉水樓臺小區9單元4-1,本月5日上午,家裡的全自動洗衣機有點扯拐。
  平時老兩口節約慣了,覺得全自動洗衣機有點費水,就回到北碚天星橋的舊屋,準備將舊的洗衣機搬過來。
  舊洗衣機有約50斤重,這對年事已高的人來說,搬起很費勁,“坐環城車洗衣機又放不上去,坐公交車又占地方,況且搬起也很老火。”
  從北碚天星橋的老家下來,戴竹修與老伴就決定打車回去。沒等多久,一輛出租車看到老人招手,立即停到路邊。
  “師傅,洗衣機能放下嗎?”路邊的戴竹修問,“可以,沒得問題。”事先請好的工人,把冰箱放到了出租車後備廂里。
  車費8元,沒有跳字,出租車很快就到達老人所住的小區,停穩車,的哥主動下車將後備廂里的洗衣機搬了下來,送到了小區門口。
  在上出租車時,老人就準備好了10元的鈔票,支付車費。到達小區後,坐在後排座位的老伴李新友邊下車,邊將錢遞給的哥。
  “老人家,你們有老年證哈?有就不給錢。”的哥問了這句話,就轉身鑽進駕駛室準備開車走,戴竹修還是第一次聽說憑老年證打車可以不給錢,連忙拉住的哥說:“我沒聽說啊?是不是喲。”
  “正二八經的,我哄你們乾啥子?公交車老年證坐車都不要錢的嘛。”
  戴竹修平時喜歡看報紙看新聞,但這個政策他從來沒聽說過。
  還好用相機拍下了車牌
  雖然已79歲,但戴竹修平時特別愛好攝影,不管走到哪裡,都喜歡隨身帶著相機,拍攝身邊美麗的景色。
  讓戴竹修沒想到的是,這次相機卻發揮了另一個重要的作用:拍攝下來出租車的車牌號,在出租車快要駛出小區時,他用相機拍下了出租車的車牌:渝B 5T903。
  戴竹修回家之後將遇到“老年證坐出租車不要錢”的事情,告訴給了周圍的親友,大家都一致覺得這件事太不靠譜,但戴竹修和老伴兒都堅稱自己當天的確沒有給出租車費。
  到底這是咋回事呢?為啥出租車司機不收他們的錢呢?之後的一周時間里,戴竹修一直希望能夠找到這名出租車司機,他打過電視臺新聞熱線,也托過年輕人在網上發過帖子,但只查到了出租車所屬的公司,一直沒有聯繫上當事的哥。
  戴竹修越想越覺得事情不對頭:“我們兩個連卡都沒有打,啷個可能免費嘛?”思來想去,戴竹修知道,出租車司機這麼做,只是為了當時不收自己的錢。
  “那怎麼好意思嘛,別個都是求生活,我啷個能讓他免費送我,非親非故的。”戴竹修拜托晨報記者,希望能夠聯繫上當事的哥。
  “哪個都有老的一天,我能理解他們的辛苦”
  老人記下的車牌,沒有錯,的哥明瑞偉是市租五分公司的一名普通駕駛員,昨日,記者聯繫上他時,他正在外面跑業務。
  其實早在幾天前,公司就接到了老人打去的電話,也知道了明瑞偉所做的這件事情。
  當記者電話中講明來意後,明瑞偉說:“真的不用了,沒有什麼,這隻是小事。”
  “老人希望能與你再見一面,親自表示感謝。”明瑞偉才同意,與記者一同趕到小區。
  “就是他,就是他。”白色帽子、紫色羽絨服、灰色休閑褲,與一周前一樣的裝束,當的哥明瑞偉來到北碚縉水樓臺小區時,戴竹修上前緊緊抓住明瑞偉的手,“真的謝謝你,我一直想給你當面道謝。”
  明瑞偉今年44歲,當了十多年的出租車司機了,在市租五分公司開出租已有1年多的時間。他個子不高,皮膚黝黑,習慣戴帽子,話不多:“人都有老的一天,況且我父母也是70多歲的人了,我能理解老人出個門很辛苦。”
  平時明瑞偉開車在路上,遇到老年人和年輕人招手,他都選擇先拉老年人,並且堅持不收車費,“年輕人多等下沒什麼,老年人等久了肯定不行。”
  不收出租車費,就等於自己白跑了一趟?但明師傅是這樣想的:“畢竟老年人的業務不多,這點虧我吃得起,多跑幾趟就回來了。”
  市租五分公司的相關負責人謝勇說,雖然明瑞偉來公司只有1年多的時間,但他特別喜歡做好事。
  “都是乘客打電話來,公司才知道,他從來沒有回來說過。”去年年底,一名孕婦和家屬在路邊等車,要前往醫院,但一直沒等到車,明師傅看到後,立即下車幫忙攙扶,第一時間送到醫院。從這些小事,就能看到明師傅是個熱心腸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周楊  (原標題:為感謝這個美麗謊言 老人找了的哥一周 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yd91ydvu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